2021-10-08 19:52: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专家指出,在疫情期间,各种恐怖组织在网上明显活跃起来,在民众中制造混乱和不确定情绪,网上招募活动也愈发猖獗。

参考消息网10月8日报道 《俄罗斯报》网站10月7日发表对俄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尤里·科科夫的专访,题为《俄联邦安全会议:世界上出现感染新冠病毒的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案例》。访谈摘编如下:

近年来,恐怖分子的战术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们在网络空间的日益活跃有何威胁?为什么许多国家不仅不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反而继续与形形色色的武装分子来往?俄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尤里·科科夫在接受《俄罗斯报》采访时谈到了这些问题,以及现代应对全球恐怖主义威胁的特点。

铲除恐怖主义并非易事

《俄罗斯报》问:国际社会今天离战胜恐怖主义有多近?在千夫所指的恐怖头目巴格达迪被消灭,或者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所谓“伊斯兰哈里发国”覆灭之后,这样的胜利捷报已经传来。

尤里·科科夫答:铲除恐怖主义并非易事。比如,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逐渐转型为基层组织,遍布众多国家的广泛网络。在一些地区,首先是南亚、东南亚和非洲大陆,这个组织的大型分支已经形成,其本质上是相对独立的匪帮。

据统计,今年以来,75个国家发生了7000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约2.3万人。世界上每天发生的此类犯罪多达30起。在这种情况下,说战胜国际恐怖主义是不合适的。只能说,新的准国家实体即所谓的“哈里发国”形成的风险一定程度上降低了。

参考消息网10月8日报道 《俄罗斯报》网站10月7日发表对俄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尤里·科科夫的专访,题为《俄联邦安全会议:世界上出现感染新冠病毒的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案例》。访谈摘编如下:

近年来,恐怖分子的战术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们在网络空间的日益活跃有何威胁?为什么许多国家不仅不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反而继续与形形色色的武装分子来往?俄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尤里·科科夫在接受《俄罗斯报》采访时谈到了这些问题,以及现代应对全球恐怖主义威胁的特点。

铲除恐怖主义并非易事

《俄罗斯报》问:国际社会今天离战胜恐怖主义有多近?在千夫所指的恐怖头目巴格达迪被消灭,或者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所谓“伊斯兰哈里发国”覆灭之后,这样的胜利捷报已经传来。

尤里·科科夫答:铲除恐怖主义并非易事。比如,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逐渐转型为基层组织,遍布众多国家的广泛网络。在一些地区,首先是南亚、东南亚和非洲大陆,这个组织的大型分支已经形成,其本质上是相对独立的匪帮。

据统计,今年以来,75个国家发生了7000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约2.3万人。世界上每天发生的此类犯罪多达30起。在这种情况下,说战胜国际恐怖主义是不合适的。只能说,新的准国家实体即所谓的“哈里发国”形成的风险一定程度上降低了。

问:现在可以肯定地说,美国及其盟友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军事行动不仅徒劳无功,而且在许多方面加深了该国的危机进程。

答:不幸的是,这就是美国在阿富汗长期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结果。这是我们共同的不幸。这再次证明,哪怕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仅靠一个国家,甚至是国家联盟,也无法解决这个时代的全球性问题。低估这种危险将对全人类构成威胁。

背离无条件谴责国际恐怖主义和不妥协地打击恐怖主义的原则,制造了宽容的假象,这种假象可能导致全世界的恐怖主义活动骤增。

正因如此,集安组织成员国强烈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并认为各国利用恐怖主义组织和与之相关的极端主义组织作为实现自身政治利益的工具是不可接受的。

以病毒为武器发动恐袭

问:资料显示,在疫情期间,恐怖分子改变了战术。

答:恐怖分子使用的手段多种多样。在武装冲突地区,对政府部队、基础设施和居民点的突袭一贯被广泛使用。地雷-炸弹战的强度未减。比如,2020年下半年,仅阿富汗就发现和销毁了近5000个爆炸装置。

2019年以来使用无人机的恐怖袭击不断增多。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赫迈米姆基地遭到过此类袭击。

可以确定,恐怖分子企图获得关于制造核、化学和生物武器的信息,对使用致病生物制剂和有毒化学品的机会也更加重视。为此,他们有目的地招募行业专家。

问:新冠病毒也被用于武装?

答:是的,已经发现用病毒感染者来传染平民的案例。比如,印度情报机关就发现了此类行动。突尼斯也逮捕了当地极端分子,这些人非法进入执法人员营房,以图传染他们。

问:在疫情期间,各种恐怖组织在网上明显活跃起来,这个信息可靠吗?

答:是的。比如他们开始通过社交网络抹黑地方政府的抗疫行动,在民众中制造混乱和不确定情绪。网上招募活动也愈发猖獗。

美国的社会学研究表明,在大规模自我隔离期间,互联网上对极端主义内容的需求大幅增加,特别是在年轻人中。显然,这个过程导致激进分子扩大了社会基础。

问:您谈到恐怖分子利用互联网传播思想。要知道,网络也可以直接用于恐怖主义犯罪。

答:在数字技术迅猛发展的环境下,我们面临把虚拟空间作为网络武器使用的巨大风险。此类活动的消极后果可能造成更大的社会危害,有时甚至超过使用“传统”手段造成的损害。未经授权侵入潜在危险目标和重要设施的控制系统,可能引发大量人员伤亡以及重大经济损失。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美专家认为:金砖国家的力量不可忽视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21-10-08

西媒文章:AUKUS天生体弱难与中俄抗衡

西班牙《起义报》网站2021-10-08

欧洲官员:AUKUS带来的战略收益靠不住

《日本时报》网站2021-10-08

日本学者文章:岸田文雄需要与中国合作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2021-10-08

英学者文章:非洲成大国博弈角逐场

沙特阿拉伯《阿拉伯新闻》日报网站2021-10-07

美媒文章:替代“一带一路”?美欧玩不转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21-10-07

胡利奥·里奥斯:共同富裕是中国式现代化特征

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站2021-10-07